隆胸的这些风险,一定要知道!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作为女性第二性征之一的乳房,从古至今一直是爱与美的象征。

丰满挺拔的双乳,盈盈一握的腰肢,玉润珠圆的翘臀……柔美的女性曲线让多少男男女女从口角流下了向往又羡慕的泪水。

“做女人‘挺’好”!拥有美丽的胸部,不仅仅是“为悦己者容”,更是为了取悦自己、骄傲自信,19世纪60年代诞生的隆胸术让一众“太平公主”(也包括本人)看到了希望。

国际整形美容外科学会(ISAPA)2018年全球美容调查显示,隆胸手术居全球最受欢迎整形手术首位,中国以巨大潜力成为继美国和巴西后全球第三大隆胸市场。

隆胸术经历半个世纪发展至今,目前主要有两种术式:自体脂肪隆胸和假体隆胸。

自体脂肪隆胸好处多多?不要想当然

自体脂肪隆胸的基本原理是用细针抽取身体上其他部位如:腰、腹、臀、腿等的多余脂肪移植注射到胸部,既丰胸又减脂塑形。

而且,自己的脂肪细胞也不存在排异,手术疤痕还隐蔽,也太好了吧!

然而……由于移植的脂肪存活能力有限,一次注入过多脂肪,将导致乳房供血不足,使注入的脂肪液化、坏死,甚至引发感染。

因此自体脂肪隆胸一定要“少量多次”,且由于吸收率的问题,术后改善效果并不十分明显。

自体脂肪移植乳房重建的并发症包括:脂肪液化坏死、积液、钙化、乳房硬结、囊性病变、感染、吸脂造成的气胸等。

且有研究表明,乳腺癌术后自体脂肪移植在理论上有促进乳腺癌生物学行为等可能[1],故患有乳腺疾病或有明显家族乳腺癌遗传病史的患者均不建议做脂肪移植手术。

自体脂肪移植隆胸后乳腺粘液癌切除样本

假体隆胸可以吗?谨慎再谨慎!

这么看来,假体隆胸似乎是不错的选择,一次手术解决问题,效果明显且触感接近真实,偶买噶!隆她!

但是,想要变美总是要付出些代价啊!

▋ 假体隆胸能不能一劳永逸?

不可以哦~假体在体内维持时间长短受多种因素影响:

通常质量较好的假体仅能维持10~20年的时间;

假体放入过程中若过于粗暴造成暂时无法发现的小损伤,可能会导致假体过早破裂或渗漏;

假体腔剥离过小及包膜挛缩可造成假体出现皱褶,长期磨擦使得折叠处渗漏或破裂;

日常若长期过度按摩或挤压等也可使假体过早老化破损。

当乳房体积出现大小变化,手感软硬变化时,请注意,可能是你的假体出现了问题,应及时取出或更换假体。

取出的破裂假体

▋ 包膜挛缩

是假体植入隆胸术的常见且较难预防的并发症,假体隆胸后,自身组织在假体周围产生一层包膜组织,过度增生后,挛缩的包膜将假体紧箍,导致乳房变硬甚至变形。

▋ 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BIA-ALCL)

2019年7月24日,在美国食药监局(FAD)的要求下,制药公司爱力根在全球范围内召回隆胸手术所用的Biocell纹理乳房植入物。

其召回原因在于:这种乳房假体可能与一种被称为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的罕见癌症有关。

据FDA发布的调查数据,植入了假体的女性患上这种罕见癌症的几率远高于那些乳房没有假体的女性。

▋ 乳房假体病(Breast implant illness)

最早在20世纪60年代,BII被描述为一种人类辅助性疾病,目前并没有明确定义,可认为是许多女性遭遇并认为与其植入的乳房假体有关的一系列症状。

包括但不限于:头疼、关节痛、疲劳、失眠、焦虑抑郁、认知障碍、脱发、眼口干燥、发热、怕冷、硬皮病、雷诺综合症等。

其发病机制可能为自身免疫反应或炎症反应,其“刺激剂”可能为渗漏的硅胶。

皮厚、僵硬、麻木……累及皮肤、关节、内脏

Onnekink C认为:乳房假体中的凝胶渗出或假体破裂释放出有机硅,从而导致微小的液滴在人体中迁移,这可能通过触发某些器官和组织的细胞死亡而影响健康。[2]

国外一项研究结果显示:预诊断为BII的患者,在手术移除其体内的假体及其包囊后,约11个常见症状均有即时和长期的改善。[3]

乳房的假体取出,要根据患者的现在的身体感觉,还有症状的判断。

如果出现需要取出假体的情况,一般情况下需要月经干净之后,大概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进行乳房假体取出。

但是乳房假体取出之前一定要做相应的彩超检查,还有进行血压、血糖的检测,判断了患者的整体身体素质过关之后,才能够进行手术的安排和治疗。

除以上几点外,假体隆胸的并发症还包括假体移位、感染、气胸或脓胸、胸腹壁浅静脉炎、乳头感觉减退或丧失等。

三思而后行!

美胸诚可贵,健康价更高。

隆胸术后,一定要时刻注意自己乳房的情况,定期去医院复查,以便及时发现问题尽早解决。

对于还没做但正在犹豫的妹子们,一定要选择正规的医疗机构,术前接受全面检查,依据个人情况与医生建议选择合适的手术方式。

以及,一定要冷静下来仔细阅读这篇文章,隆胸与否三思啊!

 

参考文献:

[1]王婷, 王晋蜀, 张志慧,等. 乳腺癌微环境中脂肪细胞可通过瘦素促进乳腺癌MDA-MB-231细胞的增殖与迁移[J]. 中国细胞生物学学报, 2016, 038(003):249-256.

[2]Onnekink C , Kappel R M , Boelens W C , et al. Low molecular weight silicones induce cell death in cultured cells[J]. Scientific Reports.

[3]Wee Corinne E,Younis Joseph,Isbester Kelsey,Smith Arvin,Wangler Brooke,Sarode Anuja L,Patil Nirav,Grunzweig Katherine,Boas Samuel,Harvey Donald J,Kumar Anand R,Feng Lu-Jean. Understanding Breast Implant Illness, Before and After Explantation: A Patient-Reported Outcomes Study.[J]. Annals of plastic surgery,2020,85(S1 Suppl 1).